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日本寻求战略自治首先必须改变与美国的“不平等”关系。

  • 战神网
  • 2019-10-22
  • 134人已阅读
简介在中国崛起迅速、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背景下,受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的刺激,日本近期对战略自主的追求明显加快。然而,日本也面临着各

    在中国崛起迅速、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背景下,受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的刺激,日本近期对战略自主的追求明显加快。然而,日本也面临着各种限制。日本认为,它的战略自治是由于战后制度,包括宪法,限制了它的“国家职能”,而且它在政治和外交事务上从属于美国的安全部队对美国的依赖。这是因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而且因为美国占领了日本并主导了与日本的单边和平。早在冷战时期,特别是日本成为经济大国之后,日本就把实现外交安全自主权作为战略目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动宪法修改的努力是这种努力的国内政策的一部分。在外交政策层面,日本首先应该做的是改变与美国的“不平等”关系。美国是日本最大的依赖国,也是日本战略自治的最大障碍。因此,日本对美国既有爱又有恨。从表面上看,日美同盟不断加强。军事合作的深化,使两国更加难以分离,也使日本更加难以实现自主。日本的战略显然是提高其在同盟中的地位,从而实现真正的日美对等,摆脱美国的控制。近年来,日本与澳大利亚、印度、英国、法国等国家的安全合作从空白发展迅速。它的目的也是改变安全完全依赖美国的局面。日本“去美”的总方向一直是坚定的。当然,“对等”的实现并不意味着日美应该“分手”。其次,日本要改善同中俄关系,实现同大国关系的相对平衡,扩大战略摇摆空间。安倍在俄罗斯外交上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与普京举行了20多次首脑会谈。为了在领土问题上取得突破,日本政府成功地颠覆了“四岛并归”的绝对主流,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与俄罗斯签订合同。面对中国的迅速崛起,一方面,日本继续与中国竞争,在安全领域力图遏制中国,另一方面,日本必须采取现实政策与中国“协调”。十月Andouble访问中国时,明确表示“一带一路”是一个“潜思想”,带领500多名日本商人参加“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这52个协议基本上是“一带一路”。日本将于2019年6月主办20国集团峰会,2020年主办东京奥运会。安倍晋三在改善对华关系方面既具有政治议程,又具有长期战略目标。当然,美国也意识到日本的“阳谋”战略,即加强与中国、俄罗斯的关系,提高其战略价值和与美国的谈判能力。第三,日本应该加强自己的外交影响力和话语权。安倍提议“全面审视全球外交”。他访问了国外,并比前任首相更频繁地举行首脑会谈,因为他认为日本必须通过积极的外交活动扩大其影响力和发言权,以扩大其外交空间。否则,日本很难成为一个有自己影响力的大国。第四,日本积极寻求在未来国际秩序中的有利地位。面对中美力量平衡的变化以及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日本对东亚安全秩序的未来和世界自由贸易体系的未来感到不安,并迫切希望在全球秩序特别是东亚秩序的变化过程中提高主动性。然而,日本追求战略自治无疑将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日美关系的“不平等”局面在短期内显然不可能改变。日本在一些重要问题上面临美国的“长期团队压力”。在东北亚格局的变化中,日本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要实现一定的中美外交平衡不容易。(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胡继平:日本寻求战略自主并不容易:《环球时报》作者:胡继平宣称,本文中的图片来自“东方集成电路”,欢迎中国社会科学网络微信的公众号码cssn_cn,以获得更多的学术信息。

, 1, 0, 5);

文章评论

Top